钟南山:担心有国家控制不了疫情 会给世界带来灾难


问:在武汉检测呈阳性但只有轻微症状的人被送往大型设施(注:方舱医院)隔离,不允许家人探望。其他国家也应该考虑这样做吗?

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我们在11月已经有了群体病例。我们正试图更好地研究病毒的起源。

目前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008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637人,尚有371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

问:武汉从1月23日开始封城,随后扩大到湖北其他城市。中国其他省份的关停限制较少。所有这些是如何协调的,监督社区工作的“管理者”有多重要?

此外,高福院士还对病毒是否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、中国分享病毒数据是否及时、疫苗和药物研制进程等关键问题,作出了解答。

问:武汉将大量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联系起来,并于1月1日关闭了该市场。当时的假设是,该市场的野生动物贩卖导致病毒传染给了人类。

问:但当中国恢复正常后,会发生什么呢?你认为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受到感染,从而可以实现群体免疫,将病毒拒之门外吗?

是的,不管你进入中国的什么场所,都有温度计。你必须尽可能多地测量人们的体温,以确保发高烧的人不要进入这些场所。

问:那么现在的策略是什么?争取时间找到有效的药物?

这篇采访历时数天,经过文字、语音邮件以及电话采访的方式完成。采访中,高福院士分享了中国的防疫经验,并指出,美国与欧洲犯的最大错误就是,“人们不戴口罩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