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南山:由于具有传染性 应更注意两类无症状感染者


“了解了吗?死亡。(我)不会让你们制造混乱,我会把你们给埋了。”杜特尔特在讲话中说。

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“满员”

Daniel J. Schaefer殡仪馆。图据《商业内幕》

对新冠肺炎逝者家属而言,这是一个让人痛心的特殊时期,由于密切接触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,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参加葬礼。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感染风险,不愿出近距离接触感染病毒的遗体(即使防腐液可以杀死病毒),还有人甚至害怕出现在任何有人的地方。

令人心碎:无法完成的悼念 难归故里的遗体

随着新冠肺炎新增病人的比率远远超出了医院的容纳量,越来越多的遗体被送往太平间。纽约市已经要求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提供紧急停尸房援助。不少医院也选择了特殊手段扩大容量——使用冷冻半挂车暂时放置遗体。

在一个普通平常的工作日,“临终关怀”从业者帕特里克·马尔默需要负责处理大约40具遗体。而如今,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,还有大约143具遗体等待着他去处理。

在这场悲剧之中,马尔默和他的同事,以及他们所服务的家庭都面临不确定的因素,比如是否可以举行葬礼。当地时间3月30日,《商业内幕》新闻跟随马尔默和他旗下殡仪馆员工,记录了他们一天的工作日程,试图了解这个行业在越来越严峻的疫情之下如何运转。

3月30日当天,有六名家庭成员聚在一起,悼念家里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的长辈。马尔默表示,工作人员对允许这家人得到传统的殡葬服务而感到担忧,因为政府不鼓励10人以上的聚会。因此,他限制了参加悼念的人数,并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指导方针要求他们至少保持6英尺的安全距离。而那些自我隔离中的家人,则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加入了悼念行列。

马尔默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日落公园的纽约国际殡葬服务公司(International Funeral Service)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。这是当地最大、装备最好的“临终关怀”服务商之一,但现在,这家企业已随着纽约陷入了一场“死亡之战”。